香港小童群益会
:::

《有关怀疑虐待儿童个案强制举报规定的建议谘询文件》意见书

香港小童群益会本着「培育新一代  携手创未来」的宗旨,致力为儿童及青少年营造有利成长的社会环境。劳工及福利局和社会福利署现正就「有关怀疑虐待儿童个案强制举报规定的建议」的推行细节进行持分者谘询,本会就相关的事宜的立场及建议如下:

1. 坚守「零容忍」原则及支持立法

保护儿童免受伤害,是社会上各持分者的共同责任,家长、照顾者、邻舍、教育工作者、医护专业、社工等,需要一起努力承担。针对伤害儿童,本会坚守「零容忍」原则及支持立法,认为儿童在成长中不应受到任何形式及程度的伤害。儿童并不容易透过言语表达自己的感受,也不能主动规避风险,作为社会的持分者更加需要以儿童为本的角度,在各自的岗位上携手合作,为儿童建立一个安全成长的环境。

2. 有关强制举报规定建议

2.1 制定清晰的举报决策工具

不同服务均有各自的服务范畴及特性,难以简单地划一以「举报门槛」作强制举报标准,例如:外展社会工作主要服务容易受不良影响的青少年,当中有参与朋党打斗青年、吸毒年青父母、援交个案、参与危险性行为个案等。前线同工在辅导相关个案时,对个案的工作目标、策略及手法有其专业判断。「强制举报虐儿个案下须举报的情况」(谘询文件附件一)列举了一系列的「举报门槛」,但不足以协助前线同工综合多样因素以作专业的举报判断。本会建议政府邀请学者、政府部门及不同专业商讨和协作,除了制定清晰实务指引及流程外,更要制定举报决策工具,协助强制举报者按怀疑受虐儿童的受虐类别、特徵、背景、风险及保护因素等,逐步评估怀疑受虐儿童的严重及迫切性,以作出专业及准确的判断。

部分複杂个案可能同时由多个专业人员跟进,当有强制举报者举报怀疑虐待儿童个案后,有机会发现部分强制举报者未有履行法定举报责任,会否因此而干犯罪行仍待商榷。本会建议政府需清晰列明多方协作个案的举报操作指引,以减低可能导致的混乱或延误举报。

2.2 简化举报机制

法例的目的是强制举报者当识别到「受到严重伤害」或「有受严重伤害的迫切危机」的怀疑虐待儿童个案时必须作出举报,确保及早发现和介入这类个案。如实行现时建议的分级制,强制举报者须同时参考《举报者指南》及《保护儿童免受虐待—多专业合作程序指引》,加上整理及核实怀疑虐待儿童个案的各项资料,然后判断怀疑虐待儿童个案的严重性、迫切性及所属级别,于合理时间内再按相应级别作出强制举报/鼓励举报及/或转介服务。当遇上複杂个案或难以判断的情况时,强制举报者往往需要徵询督导及/或寻求社署保护家庭及儿童服务课的意见,导致有机会延迟举报。大量的资讯、紧迫的时间及承担个人法律责任的风险,对强制举报者产生一定压力及混乱,甚至会作出错误判断。再者,外国亦少有由强制举报者于举报前已为怀疑虐待儿童个案分级的做法。

本会建议简化举报机制,无需于举报时同时处理分级。强制举报者只须向警方及/或社署保护家庭及儿童服务课辖下专责小组举报符合强制举报准则的怀疑虐待儿童个案;其他未符合强制举报准则的怀疑虐待儿童个案将继续按现行《保护儿童免受虐待—多专业合作程序指引》处理,以及当涉及刑事罪行时交由警方处理。简单而言,政府只需在现有保护儿童免受虐待的机制之上加入「强制举报」机制。有关建议有助强制举报者专注「受到严重伤害」或「有受严重伤害的迫切危机」的举报门槛,更快作出合适判断及举报,确保及早发现和介入这类个案;其他怀疑虐待儿童个案可继续按现时执行多年及有效的机制处理。

3. 预防及跟进措施建议

3.1 增加及强化儿童住宿照顾服务

在落实强制举报虐待儿童个案机制时,有机会令到儿童住宿照顾服务需求提升,业界相关服务需要更多人力资源、培训及设备。就强制举报虐儿机制的立法建议,本会要求政府确保在条例生效时,必须有足够的儿童住宿照顾服务及相应人手配套,以免举报后的怀疑个案未能有效妥善跟进,成为保护儿童工作的瓶颈。

3.2 设立地区儿童馆,提升家长照顾能力

儿童早期发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本会过去数年获香港赛马会慈善信託基金支持推动「童亮计划」,在地区开设儿童馆,为婴幼儿及其家长提供早期介入服务,当中涵盖健康、饮食营养、安全环境、育养质素及早期学习等五大范畴,促进婴幼儿早期全人发展、协助家长或照顾者与孩子建立亲密关係、营造健康愉快的成长环境。在「赛马会童亮计划第一期」中,儿童馆更利用「健康成长」作招徕,吸引有特别需要家庭使用服务,为「儿童身心全面发展服务」的服务对象,包括有情绪精神健康问题的家长、年轻父母、戒毒康復者家庭提供服务。评估研究结果显示有关服务对改善亲子关係、亲职能力感、家长压力、儿童情绪及行为问题等有显着的成效,长远有效提升家长照顾能力及保护儿童免受虐待。本会乐见政府检讨「儿童身心全面发展服务」,并建议为0至6岁的婴幼儿设立地区儿童馆,及早为育有婴幼儿的基层及有特别需要家庭提供早期介入服务 ,作为超前的保护儿童策略。

3.3 学前单位社工服务恆常化

社会福利署透过奖券基金于2019年为学前单位推行社工服务的先导计划,整项计划已运作三年半,学前单位社工服务按各学校的不同文化,制订有效的校本保护儿童策略,从预防性、及早辨识及补救性工作等进行多方面介入,推动家、校、社共同建构安全网,支援有福利需要的幼童及家庭,先导计划的服务成效更获不同持分者的肯定。本会建议未来于服务恆常化时,应保有现时服务所具备的及早辨识、及早介入等元素,避免只流于补救性的服务,导致未能善用驻校服务优势,预防虐儿个案发生。

3.4 优化儿童身心全面发展服务

儿童身心全面发展服务于地区内协调医、教、社的资源为0-5岁的婴幼儿及其家庭提供全面预防、及早介入的保障。本会建议未来应优化此平台,以分享各持分者的服务数据、观察及资讯,以进一步加强策划及推行为到位的区本保护学前儿童组群之策略。

3.5 强化市民大众对保护儿童免受伤害的意识及认同 

家庭及社区是儿童成长的重要场所,家庭及公众教育必须多管齐下,包括提升家长、照顾者及邻里之间对于保护儿童的敏感度;本会建议推动正向亲职教育和训练,在社区定期推行大规模的防止虐儿及保护儿童的社区教育活动,强化市民对保护儿童免受伤害的意识。面对生活的挑战,儿童及家长皆承受着不同程度的压力。当父母或照顾者在生活或管教上遇到困难时,社区内不同的服务机构均可以提供适切支援,协助家庭走出困境。除此以外,本会建议加强社区宣传及公民教育,让家长及公众对强制举报多加认识,认同有关工作有助及早识别和介入高危家庭,日后加以配合。毕竟,为儿童营造安全的成长环境是整个社会的共同责任,应该由全人关怀做起,于社会上建立及强化保护儿童的文化。

3.6 加强对工作伙伴的培训支援

除了指定专业类别的强制举报者外,不少社会福利界僱员及服务提供者,例如:福利工作员/活动助理、儿童之家家长、计划经理/主任、课馀託管导师、兴趣班导师、音乐/体育教练等,都会在工作期间经常接触儿童,提升他们识别怀疑虐待儿童个案的敏感度及能力,有助扩大识别保护网及协助强制举报者行使法定责任,共同营造保护儿童的安全的成长环境。本会建议社署设计合适培训课程或开放部分单元课程,鼓励这类僱员及服务提供者透过网上自学,加深他们对保护儿童的认知及认同。

3.7 整理及开放强制举报怀疑虐待儿童个案及保护儿童资料系统数据

社署现时每年出版《保护儿童资料系统统计报告》,公佈向该系统呈报保护儿童个案及有被虐待危机的儿童个案的一般概况,以反映香港虐待儿童问题的实况。本会建议政府每年整理、发佈及讨论有关强制举报怀疑虐待儿童个案的资料,并在删除所有个人资料后,开放强制举报怀疑虐待儿童个案及保护儿童资料系统数据,供学者、研究人员作进一步整理及分析,以了解有关个案的特徵及背景、改善强制举报的定义、流程及举报决策工具、促进保护儿童服务的规划及发展、评估保护儿童工作的成效等。

4. 总结

特区政府拟于2023年上半年向立法会提交有关强制举报虐待儿童个案机制的法案,准备时间实在紧迫。本会支持立法规定专业人士强制举报怀疑虐待儿童个案,同时要求政府在通过法案后,需预留足够时间予跨政府部门及专业界别商讨,对举报门槛、机制及流程取得共识,完善机制及程序,确保法例生效时已有清晰的定义、可行的执行指引及举报决策工具、以及有足够的行政、服务及人手配套。要促成有效的实施法例,政府必须及早为业界提供足够培训及配套资源,加快前线专业人员掌握及早识别、及早介入的知识技巧,让他们熟悉通报机制、执行程序及使用举报决策工具,令他们有信心行使法定责任及提供专业服务。强制举报机制只是保护儿童的其中一部分,保护儿童免受伤害是社会上各持分者的共同责任,继续坚持「保护儿童」为优先,持续投放资源,一起致力推展保护儿童的工作。

返回顶部
立即捐款 立即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