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2/2012

研究結果公佈:教師壓力來源及壓力指數

訪問期間: 201011月至12

訪問方式: 透過網上收集

成功收回問卷數目:530

調查數字及結果:

1.         

受訪者職位:

人數

百份比

 

老師

297

56.8%

 

中層管理

168

21.1%

 

副校長

58

11.1%

 

沒有回答

7

/

 

2.         

整體壓力指數

人數

百份比

 

16分或以上

367

71.0%

 

11-15

99

19.1%

 

0-10

51

9.9%

 

沒有回答

13

/

 調查發現:

超過七成教師的整體壓力指數達16分或以上,表示多數教師的壓力指數屬於「高壓」狀態。得分11至15分的教師亦接近兩成,即五分一教師壓力指數屬「邊緣」情況。

3.         

i) 現時生活的作息安排(每天)

 

 

每天平均(小時)

 

工作

11.6

 

睡眠/休息

6.1

 

進修 (與工作/行業/前途有關)

2.6

 

與家人相處時間

2.0

 

進食早午晚三餐

1.6

 調查發現:

受訪教師平均每天工作11.6小時,睡眠/休息則只有6.1小時,可見經常處於經常睡眠不足的情況。教師亦經常花時間於與工作有關的進修,平均每天使用2.6小時,比與家人相處或吃飯時間還要多。

 

 

 

ii) 現時生活的作息安排(每星期)

 

 

每星期平均(小時)

 

進行興趣/休閒活動或課程

1.9

 

社交/與朋友相聚時間

1.7

 

做運動

1.0

調查發現:

受訪教師每星期進行興趣、社交時間,均不足兩小時。如「健康生活運動指標」以每星期三次、每次半小時的運動量計算,教師的做運動的時間亦低於標準,每星期平均只得1小時。

4.         

i) 焦慮狀態評估:

總計:511

 

人次

百份比

可能已經患上焦慮症 (1)

202

39.5%

未必患上

309

60.5%

沒有回答

19

/

1:受訪者之測試只作初步評估,結果並非作為專業診斷之用

5.         

i)抑鬱狀態評估:

總計:510

 

人次

百份比

可能已經患上抑鬱症 (2)

188

36.9%

未必患上

322

63.1%

 

沒有回答

20

/

2:受訪者之測試只作初步評估,結果並非作為專業診斷之用

調查發現

根據結果顯示,近四成受訪教師可能已患上焦慮症及36.9%的教師亦可能已患上抑鬱症。有關資料雖只作初步評估,並非專業診斷之用,但受訪教師的焦慮及抑鬱狀態,有機會影響教學,甚至個人生活,建議教師向專業人員作進一步診斷及評估。

6.         

面對困擾的方式:

 

 

 

 

人次

百份比

 

找朋友傾訴

350

69.2%

 

相信靠自己意志

305

60.3%

 

向家人尋求支援

237

46.8%

 

向專業人士尋求協助 (3)

226

44.7%

 

不做任何改善方法

28

5.5%

 

其他

36

7.1%

 

沒有回答

24

/

3:專業人士包括精神科醫生、臨床心理學家、輔導員或社工

調查發現

近七成受訪教師面對困擾時,會找朋友傾訴,超過六成人會相信靠自己意志可以處理。向專業人士及家人求助的比率皆不足一半,分別佔44.7%46.8%。此外,有5.5%的受訪者選擇不做任何改善方法。其他處理方法包括:祈禱、做運動或以睡覺面對。

7.         

阻礙尋求專業協助的因素:

 

 

 

總計:486

 

 

人次

百份比

 

工作繁忙,無暇求助

371

76.3%

 

未試過,猶疑

184

37.9%

 

擔心校方知道後之後果

139

28.6%

 

不了解有什麼可以支援

134

27.6%

 

害怕學生或家長誤解

124

25.5%

 

專業人士幫不了忙

107

22.0%

 

其他

41

8.4%

 

沒有回答

44

/

調查發現

超過七成受訪教師認為工作繁忙,即使面對困擾亦無暇求助,成為阻礙尋求專業協助的最主要原因;其他阻礙求助因素包括:未試過,猶疑(37.9%)、擔心校方知道後之後果(28.6%)、不了解有什麼可以支援(27.6%)、害怕學生或家長誤解(25.5%)。亦有超過兩成受訪者認為專業人士幫不了忙,令他們不向專業尋求協助。其他阻礙原因包括:經濟考慮、認為自己沒有需要、相信客觀原因無法改變等。